我常常思考陈若冰的艺术:为何这些几乎无一例外的色彩二元合奏,能保持常新的魅力而不让人厌倦?我的结论是,他在画中已预置了一个观者的在场,因此他的作品实际是三元的。这有点神秘。你不妨再想象:一束阳光透过瓦缝投在墙上。光吸引了你。你呆呆地看着这光,时间在凝视中停滞了......陈若冰所表达的正是这种经验。巴尼特纽曼表现光自上而下,开天辟地的崇高神秘,陈若冰的光,则是在沉思中内聚并显现的。从他早期游动的“墨团”边透出的亮色,到成熟后被某种灰包围的光团或光束,再到近作中仿佛眼花后令人惊喜的光环,陈若冰表现了一个过沉思生活的人的生命历程。他的惟一的对象,是光!在艺术修行中看见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