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陈若冰具有极简主义风格的作品中,看似简单的色彩与造型经由巧妙的处理与架构,营造出某种特殊的空间氛围。在其理性而规律的图式构成中,蕴藏着某种节制的感性表达。提纯后的物质形体及精神指向,使画面呈现出一种形式上的单纯及感知上的丰富。

陈若冰的画面通常呈现出两种基本色彩,二者通过相互作用生发出某种特殊的视觉效果。每种色彩都具有其自身专属的个性,而两种色彩的结合即是两种个性的碰撞,其在视觉与感知上往往具有独特性及唯一性。显然,此间的难度在于如何使有限的色彩达到一种和谐,并能超越单纯的视觉感受。这必须在某种相互影响的特殊条件下才能成立。色彩的温度、体积都需把控得恰到好处。尽管看似只有两种基本色彩,但若细细审视便会发现其所呈现出的层次上的微妙变化,这显然是多层绘制渲染所带来的结果。

事实上,陈若冰对色彩的敏感更多的是从生活中获取的一种直觉,而非完全来自理论知识。但这种凭借直觉所塑造的色彩显然又是符合理论规律的。在下意识却不可全然预知结果的色彩匹配中,期待个性与个性的交相呼应,并催生出新的惊喜。艺术家在主观选择之余,为两种色彩搭配效果的显现预留了人为控制之外的可能性。无论从色彩关系抑或层次变化的角度来看,其以两种色彩为基础而形成的绘画必然存在更多拓展的可能。

通过对色彩的架构处理,一种奇特的光感呈现在陈若冰的画面之上。这首先源于其对自然光的敏感。在创作中,艺术家力图将这种由内向外散发出的光感呈现于自己的画面之中。对比其早期以暗色调处理的画面便会发现,其后期的创作呈现出色彩上由暗转亮的变化趋势。 事实上,这些变化与艺术家个人的生活状态及所处环境密切相关。在新近创作的系列作品中,色彩与光感共同交织出一种春天般的明媚之感,在显现出艺术家对自然界微妙变化的细腻感知与精妙捕捉的同时,仿佛亦流露出某种来自创作者内心的情绪变化,从而彰显了一种主观因素的在场。这样看来,陈若冰的画面绝非是全然隔断了情感连结的纯粹绘画语言的呈现,而是在形式语言的架构中,适度而得体地介入某种宏观的主观表达。 

从视觉形态上来看,陈若冰的作品具有典型的极简主义风格。然而,如果将其作品仅仅限定于抽象或其它某种特定流派之内进行解读则会显得过于狭隘。陈若冰在画面中塑造的那些非具象的形体展现了一种具有规律的、自我完善的内在形式,充满体量感及空间感的结构支撑使画作呈现出某种符合具象绘画的造型特征,进一步解除了写实与抽象二元对立的观看方式。

从陈若冰所创作的这些不依靠叙述而存在,甚至也无需依赖某种定义而被认知的画作中,唯一的理解途径即是以敏感的认知力感受那种仅存在于视觉体验中的艺术的现实。在这个意义上,摒弃形式的壁垒,进而关注存在于绘画本质中的原则与规律或许才是讨论其绘画作品时应当思索的方向。

尽管呈现在画面上的图像抽离了日常所见的具体形象,但这些由简单图像构成的图形却如同静物一般充满着实体性与体量感。它们仿佛是具有生命的物体,散发着自身独有的气息。从画面构成上来看,梯形、正方形、长方形、椭圆形、环形构成了陈若冰近些年来几个作品系列的基本图式。原本刻板的几何图形,在微妙的布局下生发出某种有如音乐般流动的韵致,从而使画布上那些时而规整、时而弥散,时而庄严、时而飘逸的图形幻化成为视觉层面上跃动的节奏、悠扬的旋律。这些简约而充满质感的图形,恰似抽象化了的物质世界,在理性与秩序中承载着精神层面的表达。

以陈若冰近期作品中的环状图形为例,画面中的色彩与光感共同衬托、突显出这一图形所具有的空灵之感,在宁静与庄严的氛围中生发出某种充满着宗教感的体验。这似乎正是艺术家的个人感知在艺术作品中的无意识流露。简单的图式经由艺术家的建构,展现出格局背后的种种韵味。无形的感知蕴藏于有形的图式中,从而衍生出视觉与内心的丰富体验。

陈若冰的作品在某个阶段里往往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外在形象,而如果对其一个较长时间段内的创作做出观察便会发现,其作品的形式及其所传达出的感觉一直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从创作的角度而言,艺术家对画面内容的捕捉相比于最初阶段变得更为敏感、细腻。与此同时,其画面亦展现出一种愈发丰富的层次感,从而使作品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显得更为浑厚。然而,万变不离其宗,陈若冰创作中的所有变化均是围绕着其个性化的图式构成及其背后意义所展开的探索。其近些年来所创作的那些存在着显著共性与微妙差异的作品系列实际上都是在对一个终极理念所做出的不同形式的表达。

在陈若冰严谨而理性的图式背后,透露出的是一种东方式的禅意思考。如果对其画作中的东西方元素做出一个的具体分析,或许会显得过于生硬而牵强。值得注意的是,在陈若冰的作品中没有出现任何显而易见的中国符号。事实上,无论在艺术创作上,抑或自我身份定位上,其从不刻意强调某种地域性特色。身处德国的陈若冰,并不将自己置身于某个特定族群的艺术环境中,而是始终保持着一种独立的创作状态。然而,文化基因却无形地存在于包括艺术家在内的每个人的生命中。自幼对书法及古典文学的兴趣,以及在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的学习经历,都在无声地塑造着陈若冰的审美取向。这种由自身成长环境所带来的文化影响,即便在艺术家入读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之后也依旧鲜明地存在着。正是在有关东西方问题的不断思索以艺术创作的反复实践中,陈若冰最终打破媒介形式的局限,消解东西文化的表层对立,在画面中实现二者在更深层面上的精神共融,及自由表达的可能,从而在这个过程中逐步确立了自身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