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若冰——光这种隐秘的力量,温润通透如玉 

此次展览所提到的艺术语言的批判性,抽象艺术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我把陈若冰作为一个具体案例,展现纯粹意义上的中国抽象绘画近三十年的发展成果,尤其是近几年年青抽象艺术家所呈现出的语言特质。

——批评家刘礼宾

当绘画形式达到单纯的时候,如果还有一种更强劲的力量从画面背后透出来,那么,这样的作品就有它存在的理由。这力量像中国古代的玉器,温暖、滋润、通透。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一种对于世界和生活积极的态度。

——陈若冰

这里有光

陈若冰的作品,第一眼和它们相对,首先是光,不刺眼、不抒情,只是温暖、纯粹、慰藉的光的本质。我觉得我的作品更多可以归到追寻精神至上那一类艺术,如果单从光这个角度来看,这种透出来的光芒才是我想要的东西,其他的形式或画面的颜色都是为获得那种感受的途径,这才是我的追求。这种对现象后面的真实的追求是陈若冰作品的某种源头。

陈若冰所追求的光,是一种理性的、内敛的、可以囊括各种绚丽之光的形而上存在。因此在表现它的时候,他必须像他所表现的光那样,节俭、利落、纯粹。他坚持只用两种主要颜色:光色和背景色。每种色彩本身都具有唯一性,色彩的配合更是唯一的。”“如果使用的颜色有很多种,其实更容易协调它们之间的关系,反而是颜色越少越难协调,因为这对色彩温度、体积大小的要求都特别高,稍微有一点点变化,整个画面的感觉就都变了。

两种简色下的深层渲染

虽然陈若冰的作品只用两种准确的大色调,可是无论远看细看,都能感受到他对每种颜色的精微处理。这似乎和他的中国画背景十分相关。中国画的用墨与留白,两种主色调后面,有艺术家对从墨色到无色的各个层次的融合把握。而陈若冰正是这样,把这种形而上的光当作一种实在的物质,不露痕迹地调用各种色彩和造型技巧去雕琢,但这些技巧真诚而朴素,消隐在他制造的光后,让人目之所见仅有这光。

没有艺术语言,作品就无法物质化

陈若冰说,这个系列的作品,源于十多年前,一次他在有意识无意识之间画出了这样一张作品,就像推开了一扇门,我认为这就是我想要的形式,然后再往后,就是进一步的推进和演变。这种艺术形式对他而言是重要的,艺术语言是一个载体,没有它作品就无法物质化,那也就更无法从作品中感知那些非物质的东西,这两个是紧密结合的,互不可分的,可如果把艺术语言完全独立出来,就会走向形式主义。

个人的突破反复

陈若冰并不习惯给自己整理出一个清晰的创作转变线索,对他而言,如果说在艺术创作中有突破,那应该是境界的突破,是感受和认知在画面上所凝固住的精神物质的变化。如果说,在艺术创作中有反复,那应该是对一些艺术最根本的原则问题再一次的反思。在他看来,个人的突破反复相辅相成,互为指引,而回到本源是所有突破的唯一可能

刘梦月/20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