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若冰是一个在中国成长并完成了中国绘画的基础教育,后来在德国继续求学进而形成了个人风格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渗透着中国传统哲学的理性精神,吸收了德国现代艺术的创作观念,以微妙而敏感的形式语言,营造出当代极少主义艺术跨文化生存的生动范例。

      在中国的传统哲学中,道家的代表人物是生活于耶稣诞生前四百多年的老子,他的《道德经》至今仍被世界各地的知识分子们所诵读和研究,在成为建构天、地、人之间和谐关系之桥梁的同时,也成为众多艺术家们灵感的源泉。在探讨世界本源时,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其“创世纪”般恢弘博大的立论恰似描述宇宙形成的大爆炸理论,把复杂的物质世界表象还原到元初的本质,也令塞尚关于所有视觉形式皆源于最单纯几何形体的表达找到了来自古代的回音。

      陈若冰最初的创作灵感并非仅仅来自艰深的哲学理论,他在对中国水墨画和书法的学习和研究过程中发现,在老子所处时代的艺术作品中,类似西方现代艺术中对极少主义的审美追求就已比比皆是,到了两千年前的汉代,这种倾向就更加明显。在陈若冰的早期作品中,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汉代石刻艺术的影响。他对自然物象的描摹和象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更加抽象而纯粹的笔触所替代。九十年代末期,当他还在德国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求学时,就开始了最初的半抽象实验。这个时期的实验,多以纸本水墨画为媒介而进行,因此画面常是黑白的,表达着他对魏晋风度的向往。师从高博纳教授多年后,他真正开始了对色彩的探索。

      对于一个自幼成长于中国江南,在烟雨朦胧的西湖之滨研习水墨艺术的学生来说,黑白世界是陈若冰所熟识的表达空间。导师高博纳擅用荧光色,形式语言简洁单纯,视觉效果绚烂夺目,给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学子以空前的震撼。高博纳是当代德国色彩绘画的代表人物,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他对东方传统艺术和哲学的兴趣也与陈若冰有着良好的互动,在这种氛围中,陈若冰获得了对色彩崭新的领悟。其实,从早期实验阶段开始,陈若冰对一些基本几何图式的浓厚兴趣和出色的把握能力就已经显露出来,而如何以色彩语言把自己的观念表达得更加完善,对他来说,则是一个独特的挑战。

      到德国学习后,陈若冰接触到了许多相当陌生的绘画工具和材料,尤其是颜料的种类和质量更给他新的提示,工具和材料方面的选择为他提供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形式创造的可能性也随之大大拓展,其中,又以色彩同时对比的使用,对于陈若冰的色彩语言影响深远。

      从画面构成上来看,陈若冰的作品其实并不复杂,最近几年来他的每个风格系列基本上都是梯形、正方和长方形的变奏。在造型方面,他不断尝试着微妙节奏与和谐韵律的组合: 有时,这些图形是规整的,以整齐划一的间距排列出理性的阵型;有时,这些图形是弥散的,在闪烁流动的氛围里铺陈着浪漫的诗意;有时,这些图形是庄严的,纪念碑般的构图呈现了色彩背后的中正典雅;有时,这些图形是飘逸的,举重若轻的布局显示着空间的轻灵秀丽。

      尽管绘画所涉及的只是二维空间,陈若冰的作品却常常令人感受到三度空间的魅力。图形在画面上的经营布局,疏密不一,在众多图形排列和连缀的时候,多层次透明着色的技巧使笔触有了润泽的层叠效果,而有些图形之间的空隙,甚至经常反客为主地成为画面的主体。通过色彩的同时对比而形成荧光效果在绘画实验上是很难把握的,多年以来,尤其是一九九九年以来的探索已经使陈若冰对色彩语言驾轻就熟。无论作为底色还是图形符号,那些色彩荧光经常跳跃漂浮着,像空间中失去重量的书法笔画一般光艳夺目。

      在绘画风格上,陈若冰一直坚持着极少主义的路线,这与他对东西方哲学的互动式参悟有着必然联系。在中国古典哲学和文学作品里,对简约单纯之美的赞颂是难以计数的;在西方现代艺术理论中,这种倡导回归本原的美学观点也是层出不穷的。其实,极少主义的创作者们所选择的道路之艰难,实为他人所难以想象,尤其是多年的坚持,更是对自身创造力极限的持续挑战。而我们在陈若冰的作品中通常不会看到那种求索的艰辛,令人感叹的,是他神采飞扬的想象力。

      极少主义与“道”,在精神上有着惊人的相似,我把陈若冰的作品称为“极少之道”,是为了描述这种艺术在二十一世纪跨文化生存的状态。古代中国道家哲学所倡导的“道法自然”等观点,原本与西方极少主义所宣称的摒弃艺术家个人情感的观点在本质上有极为相似之处,但陈若冰仍然在这个基础上迈出了的独特的一步。他的作品情境中,蕴涵了浓厚的东方诗意,并且在形式上对中国传统书法、绘画之形而上美学采用了深层次的借鉴。“极少之道”,其实是对美学本质超越时空的概括,是能够被不同国度的艺术家们所共同体悟的视觉经验。

      在当今众多国际视觉艺术大展上,以装置、行为、摄影和录像艺术为代表的新媒体艺术正占据着主导地位,绘画曾经一度被忽视,许多美术学院甚至已经取消了绘画教学……在这样的艺术现实里,陈若冰正与众多热衷实验的画家们一样,以持续的探索精神捍卫着绘画的尊严,自信而耐心地把极具个性的视觉经验传达给新一代观看者。

       陈若冰个性严谨,长于理性思考,表面上不苟言笑,却常常流露出富于智慧的幽默感。他的作品与他的性格一样,不是那种能够令人一见如故的类型,但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却是最耐得住品评和回味的。尽管长期旅居西方,他的艺术仍然渗透出浓厚的东方气质,为中国艺术的当代化实验不断提供着全新的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