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世纪》中第一章)那么,对你来说光的意思何在?

陈:对于一个画家来说,在画面上呈现出并发现光的真实存在是重要的。视觉艺术家有让世界感受到光的责任。我不认为光依赖于感情和知识。光来源于人生的个体经验和灵感。只有精神性才能开启光之门。光是意识的觉悟。光是运动。它总是在瞬间。光是平和、智慧和圆满的时刻。